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_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电子书

       在当今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,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也在不断发展变化。今天,我将和大家探讨关于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的今日更新,以期为大家带来新的启示。

1.身无长处文言文

2.急求《世说新语》前六则,注释+翻译+原文!!!

3.管宁割席原文及注释全面

4.世说新语原文及注释

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_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电子书

身无长处文言文

       1. 身无长处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

        德行第一之四十四、身无长物

        (原文)王恭从会稽还,王大看之。见其坐六尺簟,因语恭:“卿东来,故应有此物,可以一领及我。”恭无言。大去后,既举所坐者送之。既无余席,便坐荐上。后大闻之,甚惊,曰:“吾本谓卿多,故求耳。”对曰:“丈人不悉恭,恭作人无长物。”

        (译)王恭从会嵇回来,王忱去看他。王忱看王恭坐着一张六尺长的竹席,就对他说:“你从东边回来,一定富有有这种东西,能不能给我一领?”王恭没有回答。王忱去后,王恭就把坐着的这张席子给王忱送去了。自己没有竹席了,就坐在草垫上。后来王忱听说此事,就对王恭说:“我本来以为你那里多呢,所以才要的。”王恭回答:“您不了解我,我从来没有多余的东西。”

2. 文言文“身无长物”

        王恭从会嵇回来,王大去看他。

        王大看王恭坐着一张六尺长的竹席,就对他说:" 你从东边回来,一定有很多这种东西,能不能给我一领?" 王恭没有回答。王大去后,王恭就把坐着的这张席子给王大送去了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自己没有竹席了,就坐在草垫上。后来王大听说此事,就对王恭说:" 我本来以为你那里多呢,所以才要的。

        " 王恭回答:" 您不了解我,我从来没有多余的东西。"(1)可以一领及我 以—— 把,拿、表示对事物的处置(2)后大闻之 之——代指王恭自己坐草垫这件事情 成语“身无长物”自己本文,从文段看,它的意思是多余的东西,从中可以看出王恭具有简朴真率的品质。

3. 初中文言文大全之马说

        古有良驹者三:踏雪、黑风、赤兔。

        踏雪者,骐骥也,奈何人俗贱之,终倒卧于城阙,骈死于槽枥;黑风者,俗马耳,然人怜之惜之,终驰骋于疆场,纵横于天下;赤兔者,千里良驹也,因人马相因,世人尽誉之赞之,终名垂青史,震古铄今。燕丹四年,田光北归,于茫茫雪海中见一白马,奇之,曰:“天大寒,冻乎?”白马仰天长啸。

        田光乃燕国善晓马语者,知其言为“吾乃千里良驹踏雪,安惧冰雪哉!”乃裹其体肤,引之回府,养于后院;然食之以俗食杂草,用之于拉碾推磨。踏雪怒曰:“吾有日行千里之能,汝安以俗马之食食吾,蹇驴之功用吾,废吾之能也?!”田光先笑而不答,后谓其仆曰:“疯马耳!”自顾而去。

        又三年,荆卿刺秦失败,秦皇嬴政使白起将兵数十万攻燕,未及三月,燕军溃败,秦军围困燕都,田光护燕丹夜遁而走,奈何坐骑困乏,无力奔走,燕丹叹曰:“天亡吾矣!”田光忽记起踏雪,寻之,曰:“汝常自夸有日行千里之能,请速保吾主!”踏雪仰天长叹,叱之曰:“尔等以杂草食吾数载,吾整日累卧于槽枥,围走于磨坊,方今吾安有此能?!”言罢倒地气绝,燕丹、田光亦被俘。始皇初年,蒙家军北却匈奴七百余里,及还咸阳,蒙毅坠马而伤,马亦卒。

        蒙毅于道中见一黑马,欲骑之,其兄蒙恬曰:“俗马耳,安配汝骑!”毅答曰:“吾本一草民布衣,若无兄长,无以至今日之爵,吾与此马相得益彰。”遂骑之以还,黑马似通灵性,道行且慢,恐伤主;毅心中甚喜,食其丰草净水,促其日奔走百里以健其骨,且美其名曰:“黑风!”黑风日益强壮。

        蒙毅仗此马纵横疆场,所当着摧,所击者破,屡立功勋。始皇嘉之曰:“骁勇无敌!”毅辞曰:“黑风之功!”时赵高作乱,欲害长公子扶苏及蒙氏,黑风伏主而走,不知疲倦,前腿后股受创而不惜,力竭而死,毅亦自殁,赵高叹曰:“忠臣良驹也!”灵帝末年,董仲颖为西凉刺史,于羌地遍寻良驹,尽半载之功,终得一千里马,命曰“赤兔”,遂养于华美槽枥间,奔于西凉旷野上,后与温侯吕奉先于虎牢关前大显神威,世人皆惊俱赞。

        然赤兔之心未及甚喜,乃因未逢英主。及魏武破徐州,诛吕布,赠赤兔于关云长,人马皆喜。

        后美髯公过五关斩六将、千里走单骑、据守荆州、威震许都全仗此马,二者相映成趣,盖九州之殊荣,掠四海之赞誉,纵横天地间,傲啸风云上,忠义武圣名垂青史,良驹赤兔亦千古留名,“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”之评,诚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良驹踏雪,有千里之能而愤然气绝,何也?此良驹之一惑也。

        俗马黑风,身无长处却忠义盎然,何也?此良驹之二惑也。名驹赤兔,身负千里之能兼华夏之美名,响彻寰宇,何也?此良驹之三惑也。

        明其所以乎?知其所以然乎?马之俗雅留名与否,才干展示与否,尚需遇主人而谈,何况人之成长成才?由此观之,良驹之惑不惑也。

4. 翻译 崔瑶的文言文《座右铭》

        原文:

        无道人之短,无说己之长。施人慎勿念,受施慎勿忘。世誉不足慕,唯仁为纪纲。隐心而后动,谤议庸何伤?无使名过实,守愚圣所臧。在涅贵不淄,暧暧内含光。柔弱生之徒,老氏诫刚强。行行鄙夫志,悠悠故难量。慎言节饮食,知足胜不祥。行之苟有恒,久久自芬芳。

        译文:

        不要议论别人的短处,也不要夸说自己的优点。

        施恩惠给别人,千万不要记在心里;接受别人的恩惠,千万不可忘记。

        世俗的虚名,不值得羡慕;只有「仁」才是做人的根本法则。

        做任何事情前,心里觉得安适,觉得不惭愧,然后才去做,别人的毁谤难道能中伤你吗?

        不要让虚名超过事实,不炫耀才华,不卖弄聪明,这才是圣人所称道的。

        处在污浊的环境中,贵在不被污浊所染。有才德的人,光芒内敛,只求内在充实,不求表面的虚荣。

        柔弱的人因为具有韧性,不容易被摧折,所以是适合生存的一类。

        刚强容易被折毁,不如柔弱容易生存,因此以刚强为戒。

        见识浅薄的人,老想表现出刚强的样子。唯有闲静不与人争,他的成功才会不可 *** 。

        说话要谨慎,饮食要节制。一个人知道满足而不贪求无餍,就可以制止或避免不吉利的事发生。

        如果照着这个座右铭,持之以恒地去做,日子久了以后,才德自然会发出光辉来,有如花香的四播。

急求《世说新语》前六则,注释+翻译+原文!!!

       郗超

        郗超与谢玄不善。苻坚将问晋鼎 ① ,既已狼噬 ② 梁岐,又虎视淮阴矣。于时朝议,遣玄北讨,人间颇有异同之论。唯超曰:“是必济事,吾昔尝与共在桓宣武府,见使才皆尽,虽履屐 ③ 之间,亦得其任。以此推之,容 ④ 必能立勋。”元 ⑤ 功既举 ⑥ ,时人咸叹超之先觉,又重 ⑦ 其不以爱憎匿善。

       (选自《世说新语》)

        〔注释〕

        ①问晋鼎:夺取东晋政权。问,夺取。鼎,象征政权。②狼噬:像狼一样吞咬。③履屐:鞋子和木屐(鞋),比喻细小的事情。④容:当,表推测语气。⑤元:大。⑥举:建立。⑦重:推崇,尊重。

        〔译文〕

        东晋大臣郗超和谢玄不和。此时,前秦的苻坚准备发动进攻夺取东晋政权。占据梁岐之后,又对淮阴虎视眈眈。当时朝廷商议对策,打算让谢玄北上讨伐苻坚,世人对此颇有争议。只有郗超说:“谢玄这个人率师北伐一定能成功。我过去曾经和他一起在桓宣武府中,发现他用人都能各尽其才,即使是小事,也能尽到自己的责任。由此推断,他一定能建立功勋。”谢玄立大功后,当时的人们都赞叹郗超有先见之明,又敬重他不因个人喜恶而漠视别人的长处。

        〔简析〕

        郗超虽然和谢玄不和,但在困难当头之际,面对朝廷的用人计划,他没有随声附和“异同之论”,更没有推波助澜,而是从国家利益出发,对谢玄做出实事求是的评价,以促成其率师北伐之事。这充分地表现出郗超的爱国情怀及宽容大度的性格特征。文章虽短,但人物形象鲜明,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。

管宁割席原文及注释全面

       德行第一

       所以前六则应该都属于德行。

       (1)陈仲举言为士则,行为世范①。登车揽辔,有澄清天下之志②。为豫章太守,至,便问徐孺子所在,欲先看之③。主簿白:“群情欲府君先人廨。”④陈曰:“武王式商容之闾,席不暇暖⑤。吾之礼贤,有何不可!”

       注释 ①陈仲举:名著,字仲举,东汉桓帝末年,任太傅。当时宦官专权,他与大将军窦武谋诛宦官,未成,反被害。按:这一句说他的言行是士人、世人的榜样。士:读书人。 ②登车揽辔:坐上车子,拿起缰绳。这里指走马上任。揽,拿住;辔,牲口的嚼子和缰绳。 ③豫章:豫章郡,郡的首府在南昌(今江西省南昌县)。太守:郡的行政长官。徐孺子:名稚,字孺子,东汉豫章南昌人,是当时的名士、隐士。 ④主簿:官名,主管文书簿籍,是属官之首。白:陈述;禀报。府君:对太守的称呼。太守办公的地方称府,所以称大守为府君。廨(xiè):官署;衙门。 ⑤式商容之闾:在商容居住的里巷门外立标志来表彰他。式,等于表,表彰;商容是商纣时的大夫,当时被认为是贤人;闾,指里巷。 

       译文 陈仲举的言论和行为是读书人的准则,是世人的模范。他初次做官,就有志刷新国家政治。出任豫章太守时,一到郡,就打听徐孺子的住处,想先去拜访他。主簿禀报说:“大家的意思是希望府君先进官署视事。”陈仲举说:“周武王刚战胜殷,就表彰商容,当时连休息也顾不上。我尊敬贤人,不先进官署,又有什么不可以呢!”

        (2)周子居常云:“吾时月不见黄叔度,则鄙吝之心已复生矣!”① 

       注释 ①周子居:名乘,字子居,东汉时人,不畏强暴,陈仲举曾赞他为“治国之器”。时月:时日。黄叔度:名宪,字叔度,出身贫寒,有德行,得到时人赞誉。

       译文 周子居常说:“我过一段时间见不到黄叔度,庸俗贪婪的想法就又滋长起来了!”

       (3)郭林宗至汝南,造袁奉高,车不停轨,鸾不辍轭①;诣黄叔度,乃弥日信宿②。人间其故,林宗曰:“叔度汪汪如万顷之肢,澄之不清,扰之不浊,其器深广,难测量也③。” 

       注释 ①郭林宗:名泰,字林宗,东汉人,博学有德,为时人所重。造:到..去,造访。袁奉高:名阆(làng),字奉高,和黄叔度同为汝南郡慎阳人,多次辞谢官府任命,也很有名望。曾为汝南郡功曹,后为太尉属官。郭泰说他的才德像小水,虽清,却容易舀起来。“车不”两句:车不停轨、鸾不辍轭两句同义,指车子不停留,这里形容下车时间短暂。轨,车轴的两头,这里指车轮。鸾,装饰在车上的铃子,这里指车子。轭,架在牲口脖子上的曲木。 ②弥日:终日;整天。信宿:连宿两夜。 ③汪汪:形容水又宽又深。陂(bēi):湖泊。器:气量。译文 郭林宗到了汝南郡,去拜访袁奉高,见面一会儿就走了;去拜访黄叔度,却留宿一两天。别人问他什么原因,他说:“叔度好比万顷的湖泊那样宽阔、深邃,不可能澄清,也不可能搅浑,他的气量又深又广,是很难测量的呀!” 李元礼 

       (4)李元礼风格秀整,高自标持,欲以天下名教是非为己任①。后进之士,有升其堂者,皆以为登龙门②。 

       注释 ①李元礼:名膺,字元礼,东汉人,曾任司隶校尉。当时朝廷纲纪废弛,他却独持法度,以声名自高。后谋诛宦官未成,被杀。风格秀整:风度出众。品性端庄。高自标持:自视甚高;很自负。名教:以儒家所主张的正名定分为准则的礼教。 ②升其堂:登上他的厅堂,指有机会接受教诲。龙门:在山西省河津县西北,那里水位落差很大,传说龟鱼不能逆水而上,有能游上去的,就会变成龙。 

       译文 李元礼风度出众,品性端庄,自视甚高,他要把在全国推行儒家礼教、辨明是非看成自己的责任。后辈读书人有能得到他教诲的,都自以为登上了龙门。 

       (5)李元礼尝叹荀淑、钟皓曰:“荀君清识难尚,钟君至德可师。”① 

       注释 ①荀淑:字季和,东汉颖川郡人,曾任朗陵侯相(所以下面第6则中又叫荀朗陵)。他和钟皓(字季明)两人都以清高有德,名重当时。尚:超过。 

       译文 李元礼曾经赞叹荀淑和钟皓两人说:“荀君识见高明,人们很难超过他;钟君有最美好的德行,却是可以学习的。” 

       (6)陈太丘诣荀朗陵,贫俭无仆役,乃使元方将车,季方持杖后从①。长文尚小,载著车中。既至,荀使叔慈应门,慈明行酒,徐六龙下食②。文若亦小,坐著膝前③。于时太史奏:“真人东行。”④ 

       注释 ①陈太丘:名?,字仲弓,曾任太丘县长,所以称陈太丘。古代常以官名称人。元方、季方:都是陈?的儿子,元方是长子,名纪,字元方;季方是少子,名湛,字季方。父子三人才德兼备,知名于时。下旬的长文是陈?的孙子陈群。 ②叔慈、慈明、六龙:苟淑有八个儿子,号称八龙。叔慈、慈明是他两个儿子的名字,其馀六人就是这里所说的六龙了。下旬的文若是荀淑的孙子荀或。应门:照管门户,指开门迎送宾客等事,这里指迎接。下食:上菜。 ③膝前:膝上。“前”是泛向性的,没有确定的方位意义。 ④太史:官名,主要掌管天文历法。真人:修真得道的人,此指德行最为高洁的人。关于“真人东行”一语,余嘉锡氏以为“此盖好事者为之,本无可信之理。据《汉杂事》所载,殆时人钦重太丘名德,造作此言,与荀氏无与焉。”(见(世说新语笺疏)第8页) 

       译文 太丘县县长陈皇去拜访朗陵侯相荀淑,因为家贫、俭朴,没有仆役侍候,就让长子元方驾车送他,少子季方拿着手杖跟在车后。孙子长文年纪还小,就坐在车上。到了荀家,荀淑让叔慈迎接客人,让慈明劝酒,其馀六个儿子管上菜。孙子文若也还小,就坐在荀淑膝上。这时候太史启奏朝廷说:“有真人往东去了。”

       其实你不用提问的,找一找就行了。我这是第二次回答这个问题了。

世说新语原文及注释

       管宁割席是中国古代的一则故事,见于《世说新语·德行篇》。原文及注释如下:

       1、原文:管宁、华歆共园中锄菜,见地有片金。管挥锄与瓦石不异,华捉而掷去之。又尝同席读书,有乘轩冕过门者,宁读如故,歆废书出看。宁割席分坐,曰:“子非吾友也。”

       2、注释:管宁:字幼安,三国时期魏国的高士。华歆:字子鱼,三国时期魏国的名士。园中锄菜:在园中锄地种菜。片金:一块金属碎片。挥锄与瓦石不异:挥动锄头,就像对待瓦石一样,没有区别。捉:用手拿。

       3、注释:掷去之:扔掉了它。席:坐席,座位。轩冕:古代官员乘坐的车子和所戴的礼帽。过门者:经过门的人。读如故:像原来一样读书。废书出看:放下书走出去看。割席分坐:把坐席割开,分别坐着。子非吾友也:你并不是我的朋友了。

关于《管宁割席》的赏析

       1、管宁割席是一则古代典故,出自《世说新语·德行篇》。这个故事以简洁明快的语言和生动的情节,展现了管宁和华歆两位古代名士的性格和价值观。

       2、管宁是一个非常有道德准则的人,他对待金钱的态度非常明确,即不为金钱所动。当他和华歆一起锄菜时,发现地上有金子,他并不为之心动,认为金钱与瓦石无异。这表明管宁对金钱的淡泊和超脱,他追求的是一种高尚的精神境界。

       3、然而,华歆的态度却与管宁截然不同。他对金钱表现出了一定的兴趣,甚至想要把金子扔掉。这反映了华歆在道德准则上的不坚定和追求物质的倾向。随着故事的发展,华歆的这种倾向愈发明显。当有官员经过时,他放下书走出去看,这表明他在精神追求上缺乏定力。

       4、管宁对华歆的行为感到失望,最终决定割席分坐。这个举动表明管宁对华歆的不满和失望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程度。同时,也展示了管宁对自己道德准则的坚定和维护。

       世说新语原文及注释如下:

       1.汉/武帝乳母尝于外犯事,帝欲申宪,乳母求救东方朔①。朔曰:“此非唇舌所争,尔必望济者,将去时,但当屡顾/帝,慎勿言。此或可万一冀耳。”乳母既至,朔亦侍侧,因谓曰:“汝痴耳!帝岂复忆汝乳哺时恩邪!”帝虽才雄心忍,亦深有情恋,乃凄然愍之,即敕免罪②。

       ①”汉/武帝”句:汉/武帝奶/妈的子孙在京都长安横行霸/道,官司奏请把奶/妈流放到边远地区,武/帝批准了。申宪,申明法/令,指执行法/令。东方朔,汉/武帝时任侍中。

       ②心忍:心狠。凄然:形容悲伤。愍:怜悯。

       2.京房与汉/元帝共论①,因问帝:“幽、厉之君何以亡?所任何人②?” 答曰:“其任人不忠。”房曰:“知不忠而任之,何邪?”曰:“亡国之君各贤其臣,岂知不忠而任之!”房稽首白:“将恐今之视古,亦犹后之视今也。”③

       ①京房:字君明,汉元帝时以孝廉为郎(皇帝的侍从官)。

       ②幽、厉之君:厉指周/厉王,是西/周时代的君/主,在位时暴/虐无道,滥施杀伐,终于被国/人流放了。幽指周/幽王,是厉王的孙子,在位时宠/幸妃子褒/姒,沉迷酒色,后来外/族入侵,把他杀/死。两人都是暴/虐之君。

       ③稽(qǐ)首:古代最恭敬的一种礼节,跪下,拱手至地,头也至地。“将恐”句:汉/元帝的亲信中书令石显和尚书令五鹿充宗专权,京房认为他们会犯上作乱,所以借幽、厉之君来向汉元帝进谏。

       3.孙休好射雉,至其时,则晨去夕返①。群臣莫不止谏②:“此为小物,何足甚耽!”休曰:“虽为小物,耿介过人,朕所以好之③。”

       ①孙休:是吴/国君/主孙/权的儿子。孙/权死/后,孙休的弟弟孙亮继/位,后孙亮被废,孙休继位。

       ②止谏:一作“上谏”。③耿介:正直;心意专一。《周礼·春官·大宗伯》“士执雉”注:“雉:取其守介而死,不失其节。”按这句是托词,为自己开脱。

       好了,今天关于“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”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。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介绍对“《世说新语》原文及注释”有更全面、深入的认识,并且能够在今后的实践中更好地运用所学知识。